这次多久

-21-爱我所爱

3个小时终于等到了,❤️❤️❤️。2019也要一起走下去噢,要甜到2021

音-1.5

  -小声明:文中涉及到的歌词一部分是编的...一部分是摘的,摘抄的部分大家都看得出来啦,因为是坤坤或农农的歌。

  -正文-

  再次联系到蔡徐坤是周五的中午。

  正在公司享用午餐的陈立农突然接到了蔡徐坤的来电。

  “农农?”蔡徐坤显然还没睡醒,语调中带有一丝慵懒与粘腻。

  “嗯。”陈立农咽下一口荷兰豆牛肉拌饭,应了一声。

  “这两天是你在给我打电话吗?未接来电显示是你的号码诶。”

  “对,是我。怎么手机一直关机啊?”

 “嗯——”蔡徐坤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下床找鞋穿,“在想填词的事,找找感觉。初稿昨晚写好了,你要看下么?”

  “好啊。”

  “等下发给你。对了,你找我什么事?”蔡徐坤终于找到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踢到床底的鞋,伸了半个身子去拿。

  “想邀请你一起参加一档介绍与推广音乐的节目。你愿意吗?”陈立农刚说完,就听见“砰”的一声,“怎么了?”

  “啊,哈哈,没事没事,”蔡徐坤一激动,下意识的抬头,撞到了床板,赶紧从床底爬了出来,揉着头呼气,“邀请我?”

  “对呀,我很希望能跟坤坤一起参加。”

  “我——”

  “是档期有冲突吗?最近比较忙?”

  “那倒不是...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邀请我,我怕达不到你对我的预期。同时,我也不明白你想要什么。”


  陈立农用筷子戳着荷兰豆,认真的想了想。电话一边的蔡徐坤在沉默中以为不小心挂断了电话,攥着窗帘的手逐渐放松下来,刚想把贴着耳朵的手机取下来时,听见陈立农郑重的开口:“只要是你,95后歌手中独特、个性的蔡徐坤。”

  蔡徐一时不知该接什么话,出道这么久,第一次被圈内人士如此高评价的肯定。

  “需要再考虑一下么?”

  “不用了,我当然是希望能参加的。”

  “不用跟经纪公司商量?”

  “其实...我早就解约了。”蔡徐坤也不知当初为什么要隐瞒,大概只是想让对方不担心路程而找来的借口吧。

  陈立农不清楚蔡徐坤与经纪公司之间的事,也不好说什么,就说了些鼓励的话做结束语。

  几分钟后陈立农收到蔡徐坤填好的词。

  

  ……


  你看见这潮湿而喧嚣的城市


  应是不知


  其中有我孤独眼泪与内心呐喊


  ……


  我知道


  这世上有许多流浪的猫


  有迷失的你


  我知道


  温室里沉睡的带刺玫瑰


  街边蔷薇野蛮生长


  ……

 

  陈立农看完歌词后久久不能回神,像是有什么因子撞入了心灵,直击心脏,迫使心脏加速跳动,宣告着主人此时无法平静的心情。这是他这几年的心境啊,刚进公司的高压训练,精神压力远远超过身体的疲劳,可他决心要站在舞台上,站在那个人能看见他的地方。

  他们要并肩。

  而流浪的猫,让陈立农想起他一个月前发的朋友圈,收养了一只流浪小猫。

 “你不知道的是……”陈立农想着想着来了灵感,旋即拿起笔将此刻所想写了下来,尔后发给了蔡徐坤。

  “我觉得这几句很棒耶,蛮契合的。我现在就去修改一下歌词。”蔡徐坤几乎是秒回。


  你知道夜晚降临


  你寻找属于你的星星

  

  你不知道的是


  在多少个夜间  我翻来覆去

  

  在多少杯咖啡中  寻找你的苦涩

 

  一切为了


  新的我遇见新的你


  ……





《猫要装狮子》01

-梗源自于偶练时的你演我猜

-校园,因误会引起的沙雕爱情(并不,一见钟情)




-你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N】陈立农在来大厂之前就听过了“大厂一霸”的威名,只是没想到竟在入学的第一天得以见其真容。

  对了,大厂,k城一所中等偏上的高中。

  新生入学那天陈立农才从台湾赶来k城,手忙脚乱了一天,晚饭在食堂选了个漂漂亮亮的位置。

  他一眼就看上了那个靠窗的双人桌,窗沿有一小排向日葵欣欣向荣,餐桌垫了卡其色的桌布,一个插有鲜艳欲滴的妖艳红玫瑰的淡黄花瓶摆放在正中,两张椅子是现代简约风格。跟旁边铝制餐桌餐椅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上天一定是怜悯我劳累了一天,给我留了一个这么好的位置。”对于这么好的位置为什么没人坐,他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饭吃到一半,埋头吃肉的陈立农感觉不太对,好像有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他一抬头,就看见十几号人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站在最前面的人手插口袋,下巴微微抬起,冷冽的看着他。陈立农一眼就看到了来者白皙的脸颊上清晰的一点黑痣,为精致的五官增添了一丝性感。

  真好看。陈立农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当然,更多的原因还是被这阵势吓的。

  “同学,你怎么回事啊?这可是我们老大的专属座位。”带金边圆框眼镜的男生从他老大身后走出来,对着陈立农同款抬下巴。

  “啊?专属座位?不,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陈立农感紧站起来。为首的男子站的有点近,陈立农下意识的又瞄了他一眼,拿着碗逃离了食堂。

  直到跑回新生宿舍楼的门口,他才敢回头望了一眼,呼,幸好没追上来。

  大厂一霸果然霸气,人称“狮王”名不虚传,还长得好看。陈立农暗戳戳的想。但他还是祈祷不要给对方留下印象,也不要再有交集了。毕竟,性命重要。


  【k】蔡徐坤十七年来,第一次对一个人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蔡徐坤不记得自己跟歌舞社的成员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总一群人跟着他,容易被人误会。但歌舞社的成员也很委屈,一方面是被蔡徐坤的舞台感染力深深震撼,感觉跟他站一起也蛮有面子的,另一方面,在这所学校的活动路线就那么几条,练完舞要么洗澡要么吃饭,跟在他身后抱团取暖的单身狗们可怜兮兮。

  于是新生入学那天,蔡徐坤训练完,洗了个澡去吃饭时,身后又跟着一群社员。他第一眼看到那个坐在他精心布置的位置的蘑菇头大男孩时,觉得还挺养眼,然后走近审视,看到大男孩无辜的眼神,茫然的表情,意外的觉得可爱。他高傲惯了,气场一向狂放霸道,平日在学校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凭借姣好的容貌与出众的歌舞才艺,收获无数倾慕。但他在男孩站起来的时候感受到了一丝压迫感,对方个子比他高一点,似乎还低头看了他一眼。

  蔡徐坤觉得不自在。

  “咦——他跑什么啊?”范丞丞扶了扶金边眼镜,望着大男孩跑开的背影甚是奇怪。

  “鬼知道……”


  第二天新生迎新活动在操场举行,歌舞社组团去撩妹,剩蔡徐坤一人叼根棒棒糖闲逛。看见昨天坐他位置的蘑菇头在参加数学知识竞赛时,蔡徐坤停下了脚步,小白板上写着一行醒目的大字“终极决战,黄明昊pk陈立农!”。蔡徐坤看了眼竞赛题目,该死的圆锥曲线。

  蘑菇头站在黑板前奋笔疾书,最终在时间上领先一步完成解答。蔡徐坤在蘑菇头离开时跟了上去。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试探性的开口道:“黄,黄明昊?”同时为了保险起见,还拍了拍蘑菇头的肩膀。蘑菇头停下脚步回头的那一瞬间,蔡徐坤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连名字都能猜对,缘分不浅呐。

《音》1

-

  直到第二天蔡徐坤酒醒,他都不敢相信陈立农向他发出填词的邀请,迷迷糊糊的洗漱完后,蔡徐坤拿起手机刚想打个电话给黄明昊确认一下,就看见黄明昊凌晨发来的信息“我的小祖宗!陈立农跟你邀词了,是真的!千万别在早上给我打电话,我要睡觉!”

    “像做梦一样的一周。”蔡徐坤与陈立农是同龄同圈的人,自然久闻陈立农的大名,听过他不少歌,也很钦佩他的才华,但因为名气相差甚远,为他填词,蔡徐坤根本没想过。

  午饭过后,陈立农发了段三分半的音频给蔡徐坤,询问是否能见个面,讨论一下填词细则。蔡徐坤倒是空闲,就随陈立农定了时间,周三下午5:00陈立农公司旁的“日和”咖啡店。

  “真的很抱歉还要让你跑一趟。”陈立农略带歉意的说道。

  “没事,其实我们公司离那挺近的。”

  蔡徐坤提前半个小时到了咖啡馆,选了靠窗的位置,一边听陈立农的歌一边看窗外的车流与行人。喝完自己的黑咖啡后,在将近5点时又犹豫着点了两杯摩卡。陈立农5:00准时到达咖啡馆,看着桌上的摩卡迟疑了一会儿,随即微笑着坐下,喝了一口咖啡,说:“久等了,谢谢你的摩卡。”

  “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随便点了,希望还满意。”

  “当然。没想到蔡先生会如此爽快的答应为我填词,荣幸至极。”

  “为陈先生填词才是我的幸运。”

  “我蛮喜欢《wait》的风格,是你的原创歌曲吧。”

  蔡徐坤略微有些惊讶,但转念一想,既然对方向他邀词,也不会是随随便便的决定。

  “嗯,是。不过我觉得你创作的这首曲子风格偏沉郁,应该不是想要《wait》的感觉吧。”

  陈立农点点头,说:那对这段曲调,蔡先生……”

  “叫我坤坤吧。”

  “好,坤坤有什么想法?想填什么样的内容?”

  “不得不说,人气歌手果然名不虚传,前几天星星音乐人气榜单top1的《初恋》是青春洋溢的,而这首却是沉郁又明朗。像是······失而复得?逆境逢知己?”蔡徐坤偏头想了想。

  “失而复得……知己......”陈立农不再是礼节性的微笑,转而露出了明朗的笑容,“合作愉快。”

  握手之后,陈立农又匆匆赶回公司。蔡徐坤看着对面只被喝了一口的摩卡淡淡的笑了,这个人跟这首曲一样,对他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立农,手机怎么关静音了?差点就迟到了啊,到时候被说耍大牌流传到网上,公司还得给你公关......”经纪人看着潇潇洒洒赶回公司的陈立农,稍有不满的抱怨道。

  “我本来就不想接,你们也不问我的意见,况且我现在也没迟到啊。”一贯好脾气的陈立农此时却颇为不耐烦。

  “好好好,这次算我擅自主张了。这个音乐平台蛮有影响力的,我以为你不会有什么意见。算了。还记得之前跟你提过的《音》吗?公司在筹备了,暂定六期,主要是推广你的音乐。机制需要邀请嘉宾,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贝拉拉吗?要不邀请她做嘉宾?”

  陈立农抿着嘴想了一会儿,问:“我可以决定邀请的嘉宾?”

  经纪人点点头“算是吧,主要是能和你聊得来,水平相当。”

  “那我过两天给你答复吧。”

  “行,这次采访也没什么特别的,跟最近的大同小异,若有突发状况也可以减掉的。”

  陈立农点点头转身走了。

  

  一系列常规的问答过后,主持人突然话锋一转,“听说立农和徐坤是高中同学......蔡徐坤,立农知道吗?”

  “当然。”陈立农一滞,旋即反应过来。

  “那你觉得他的音乐怎么样,上周他好像发了新专辑,有听吗?”

  “我很喜欢坤坤的风格,他的专辑我最近都在循环噢。”陈立农朝着镜头露出甜甜的微笑。

  ......

  

  采访结束后,陈立农看见自家经纪人在跟星星音乐的工作人员在交谈。

  “对,那段谈及蔡徐坤的采访剪掉。”

  “不是吧清哥,是你要我接的采访,现在又要删掉一段,我不乐意噢。”陈立农走过来看着经纪人说道。

  “你没必要回答的。”

  “不要删,采访完整播出。”陈立农没再理睬经纪人,转头向工作人员说道。

  工作人员为难的看了一眼经纪人,后者无奈的点了点头。

  

  结束了一天的通告后已是深夜十一点,陈立农像往常一样走进“日和”咖啡店,点了一杯草莓牛奶,只是反常的选了靠窗的位置。店内随即放起了《初恋》



“折梅赠别,是否归来还少年?”


  陈立农喝完最后一口牛奶,从口袋掏出手机给蔡徐坤打电话。“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陈立农望了一眼窗外,其实早就开始下雨了。

《音》序

  小透明路过...用手机打字排版什么的应该会很乱,有点抱歉。短小的序言...当红偶像农x十三线歌手坤

——————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若无大公司精心策划的营销手段人设包装、适当的曝光率,或许只有努力时间和幸运可以帮助兴怀梦想的小明星们火起来。

  故从小公司出道5年而又不够幸运的蔡徐坤还没见过如此仗势,与自己有关的的热搜连续7个小时高居榜前三不下,微博粉丝激增200万。只因他在前几天接的一个小访谈中谈及了当红偶像陈立农是自己的高中同学。

  “什么叫蹭热度嘛,只是主持人问我对陈立农的新歌《初恋》有什么看法,我回答说那首歌的曲调很熟悉,高中好像曾听他哼过。他的粉丝干嘛骂我?!”蔡徐坤一边对着好兄弟黄明昊倒苦水,一边用廉价的啤酒灌自己。黄明昊叹了口气,说:“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不红。”

  “我,我......”蔡徐坤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豪言壮志被电话铃声打断,来自北京的陌生号码。虽然这几天也接到过脑残粉打来的辱骂电话,但蔡徐坤向来不为所惧,凛然的接起了电话,心中已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只是随之等到的并不是尖锐的骂声,而是温润低沉的男声:“喂?请问是蔡徐坤吗?”蔡徐坤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你好,我是陈立农。”

  ——————

两天看了四遍的电影啊...唯一一部

两天看完两季.男主真的太可爱了……